雾川

咸鱼川

经一场大梦,梦中见满眼山花如翡,如见故人,喜不自胜。

坛水朱雀真的是一个很神奇的颜色
在墨碟里像血水 写出来是正红色
我洗笔时是橘红色
不过挺好看的hhhhh
笔:长乐记青云